正在看:拉克丝的法穿棒

【0016】 身为魔法少女却一直在学习艺术是不是搞错了什么

    借着学习艺术、练习绘画的借口,拉克丝和娑娜开始了绘制魔力回路的动手练习。

    而在真正上手之后,两个小姑娘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卡尔亚留下了整整半年的时间,专门给她们做魔力回路绘制的专项训练。

    魔力回路……太难画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条纹和图形大多有最简单的集合体构成,单独功能的回路单元随便练一练就能画的很标准,可一旦将它们组合在一起,难度就开始成几何倍数增加。

    魔力回路是贯通的,而一个完整的魔力回路少则有十几个单元,多的要有几十个乃至于上百个单元,这些单元之间有着特定的连接方式,而且为了满足这些连接方式,有的时候还需要额外并联或者串联一条回路——和绘制魔力回路相比,绘制电路图那简直是过家家。

    至少电路图的电线是直线,而魔力回路之中,哪怕是最最最简单都连接,那也是一堆几何图形,还得按照规律、七扭八歪地头尾相连。

    更离谱的是,为了保证魔力顺畅,整个过程必须一笔画下来,绝不允许中断,别说是画错了修改了,就连停下都不行!

    如此惊人的难度之下,拉克丝和娑娜用尽浑身解数,才从最开始的“大体知道怎么画”慢慢变成了“知道具体怎么画但没办法一次性完成”。

    而这个过程的进度和卡尔亚的估计完全一致——两人足足花了半年。

    直到夏天到来,在一个凉爽的早晨,娑娜第一次绘制出了一副完整的、用以提取和放大魔力的一次性回路。

    两个小姑娘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然后,她们就被告知,这还没完。

    “你们使用的是最容易绘图的炭笔,以及适合绘图的白纸。”卡尔亚在她们兴奋地庆祝完毕之后,再次泼了一盆冷水,“想要真正绘制可以用以辅助施法、引导魔力的魔力回路,你们需要使用更加专业的材料。”

    拉克丝和娑娜都忍不住产生了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这个预感就成真了。

    “考虑到在德玛西亚,大部分的魔力材料都不怎么好找,而且过于引人注目,你们最好的选择其实是雕刻——猜的没错,用禁魔石进行雕刻。”

    听到卡尔亚的话,拉克丝真的很想把自己的佩剑丢尽池塘底的烂泥里去——就连一向温柔的娑娜,都在思索这柄剑是不是大夏天的太冷了,要不要丢尽炉子里去暖和暖和。

    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卡尔亚之后,两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放在了刚刚画好的、一呎见方的画纸上,然后自动脑补替换成了一块同样大小的禁魔石块。

    上面辛苦绘制出的魔力回路,则是被替换成了凹刻的浮雕。

    绘制魔力回路的时候需要一笔完成,而雕刻禁魔石恐怕也需要一蹴而就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……

    “接下来我们要学习雕刻了,对吧?”拉克丝的语气无悲无喜,仿佛看透了这个世界,没有任何世俗的欲望,“而且,你恰好也懂一点浮雕的相关知识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你,已经学会抢答啦!”卡尔亚的语气里满是阿爸对你很满意的欣慰,“放宽心,禁魔石的材质远比一般的石头软,一口气雕刻下整个魔力回路,对你来说并不算是什么太大的问题——至少在力量上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可真棒。”拉克丝一面毫无情感的棒读,一面看向了自己的挚友,“娑娜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也是。”娑娜也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,“这可真是太棒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!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然后,在两人的一唱一和中,拉克丝的佩剑被“不小心”从腰间解开,连剑带剑鞘一起,“巧合地”落在了冕卫家族花园的小池塘里,一沉到底。

    “卡尔亚,你在哪?”拉克丝仿佛很关心的样子,当即脱鞋下水,“娑娜,快来帮忙!”

    而一旁的娑娜在迟疑了片刻之后,终于也选择和拉克丝一起,进入了没腿深的池塘之中。

    就这样,在两个学生“热情的寻找”之中,卡尔亚被一脚又一脚,硬生生被踩进了池塘底的泥巴里——直到盖伦也试图加入这场玩水的游戏时,才被拉克丝“好不容易找到”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不管过程如何,拉克丝和娑娜还是在音乐和绘画的学习之后,开始了第三项艺术项目的学习。

    然而,和前两次不同,一向非常支持拉克丝的奥格莎,这次难得的表现了自己的反对。

    “宝贝,妈妈一向是支持你的。”奥格莎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女儿,“音乐和绘画可以陶冶情操、提醒艺术素养,所以我很乐于你学习这方面的知识——但雕塑看看就好了,这个真没必要亲自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亲自动手才能体会到艺术真正的魅力。”拉克丝按照卡尔亚教给她的话,忍着羞耻说出了自己的中二宣言,“梨子究竟是什么味道,只有尝过了才知道,这就是我的艺术之道!”

 
设置
关闭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大小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