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拉克丝的法穿棒

【0003】 填鸭少女拉克丝

    第二天,早起的拉克丝穿着黑白配色的礼服裙子,参加了叔叔的下葬仪式

    在英勇大厅和,她无数贵族一起,目送着叔叔的身躯被封入棺椁、葬于贵族公墓之中。

    听母亲说,家族已经第一时间派出了使者去白崖城,去邀请杜朗家族的雕刻大师来为叔叔雕刻墓碑。

    在墓碑上,杜朗家族的大师将会以浮雕的形式,记录叔叔在游骑兵队伍服役时为德玛西亚所做出的卓越贡献。

    现在的拉克丝显然还无法理解这份功勋和贡献背后的含义,但她至少能够清楚的感觉到,自己的叔叔的确受到了德玛西亚人的敬重——因为前来送葬的除了贵族之外,还有不少士兵、市民和农夫。

    过去,拉克丝听叔叔讲过很多关于他们的故事。

    而在这,她也听他们讲了很多关于叔叔的故事。

    原来,叔叔不仅擅长讲故事,还擅长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“他是德玛西亚的英雄。”仪式之后,卡尔亚用平静的语气评价道,“所以,别让他休息太久了,小姑娘,努力起来吧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拉克丝握着剑柄,“现在告诉我,我应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听我讲课。”卡尔亚顿了顿,继续说道,“我讲,你听,记得时刻控制魔力的流动,别想溜号,一旦你的注意力不集中,我会第一时间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听课啊……”虽然决心好好学习魔法,但在得知了要听课之后,拉克丝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,“就像是教导嬷嬷讲述贵族礼仪的时候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形式有些类似,但内容完全不同。”卡尔亚似乎对拉克丝刚刚提到的贵族礼仪相当不屑,“我教给你的可是奥术真理和元素法则,那可不是繁文缛节可以比拟的——现在,找一个可以读书的地方,然后随便找基本关于礼仪的书籍,迅速浏览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为什么要找礼仪的书籍?”拉克丝有些迷惑,“你不是说你要教授的是奥术真理和元素法则么?”

    “礼仪的书籍只是个幌子而已。”卡尔亚一副早有准备的样子,“我会帮助你速记下来,然后需要用到的时候帮你维持这麻烦的繁文缛节,你乖乖听课、记住我讲述的知识,这样一来,如果有人问你在干什么,那就可以回答你在修行礼仪。”

    眨了眨眼睛,拉克丝明白了卡尔亚的意思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……

    在拉克丝看来,这种行为似乎有些狡猾。

    但如果刨除掉撒谎这一点不谈,似乎这的确是一个对所有人都有好处的事情。

    拉克丝不用去背诵那些让人头疼的礼仪,母亲也不用花大价钱请嬷嬷看着自己,而且之后出席宴会的时候,自己也不用担心失礼,所有人都有光明的未来。

    想了好一会,拉克丝也没有发现这种行为什么具体的危害。

    唯一的问题是,卡尔亚一面要记录礼仪,一面还要给自己讲课,这真的忙的过来吗?

    “别担心我,小姑娘。”似乎是猜到了拉克丝的心思,卡尔亚愉快的开口道,“我的记忆力可不是凡人能够比拟的,而且德玛西亚的礼仪本来就混杂了诺克希、海力亚、恕瑞玛的传统礼仪,这种东西没人比我更擅长。”

    说到了这个话题的卡尔亚似乎心情很好,拉克丝甚至感觉他有一种想要控制自己的双手、如拉手风琴一般摊开的本能反应。

    (卡尔亚先生很精通记忆和礼仪吗?这种天赋真是太让人羡慕了——还有,这种手势是什么意思,表示自己很懂?懂很多?)

    “那么,就这么说定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夕阳西下、日近黄昏。

    当奥格莎亲自送走了最后一位访客、然后在盖伦再次提出要参军时用皮带狠狠地抽了他一顿之后,这位身心俱疲冕卫家族的当家夫人终于获得了片刻的安静。

    不同的人看待问题总有不同的角度。

    在这两天的葬礼之中,除了那些怀着崇敬心情自发到来的士兵、市民和农夫之外,在奥格莎的眼中,大多数来访的贵族都是有明确目标的。

    他们会宽容的看待拉克丝这种小姑娘,但在面对奥格莎的时候,却会露出自己贵族的一面。

    毕竟……躺在棺椁里的那位,可是德玛西亚的游骑兵将军,他的离开代表着军方部分权力的空缺。

    所以,很多人都有意无意的表示,自己的父亲/丈夫/儿子甚至侄子、外甥在平日里,一直对这位为国捐躯的游骑兵将军充满了敬仰、逝者已逝,他们会追随前辈的脚印云云。

    话里话外都在说他们很希望能够加入游骑兵。

    按照他们的说法,虽然不是冕卫家族的人,但加入了游骑兵之后,他们依旧会维护冕卫家族的利益和权力,夫人可以考虑一下支持他们,哪怕所有人都知道,在这种事务上奥格莎并不算话事人,但夫人政治嘛,一向如此。

    当然,话不可能这么直白,但意思就是这么个
设置
关闭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大小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