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八零重组家庭

什么什么什么

    秦厉在一旁看着新奇,忍不住问邵华,“你闺女跟你顶嘴。”

    邵华点头,“我知道,老大就这性子,三天不打上房揭瓦。”

    秦厉心里嘟囔,那我也没看你修理她们,小丫头趾高气昂的模样,一看就是家里宠得紧。

    他是不知道,原主是觉得没让小姐两冠上夫姓,愧对她们两人,于是要啥给啥,从不限制。

    等换了邵华来,白得两便宜大闺女,要真把她两当亲生闺女看,一时半会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倒是一直用像朋友相处那样的态度对待人小鬼大的两丫头,事事跟她两商量,说话逗趣,邵美琳也就越来越敢说了。

    秦厉看了看神采飞扬的邵美琳,仿佛连头发丝都是往上翘的,看着就机灵。

    再想想自家害羞腼腆,闷葫芦似的大儿子,体弱多病的小儿子,心里止不住犯嘀咕,到时候两儿子不会被两闺女欺负吧?

    邵华把吃完的鸡蛋壳收拾收拾放到铝饭盒里,“咱们到站以后是直接去晃儿岛吗?”

    秦厉摇头,“要先去我大哥家接我两个儿子,然后再去岛上。”

    邵华眨眨眼,岔开话题,“差不多到饭点了。”

    刚说完话,就听到乘务员推着餐车的吆喝声,“猪皮冻饭、烧鸡饭……通通两毛五一份。”

    秦厉问邵华和小姐两,“你们想吃什么饭?”

    邵美琳脆生生地道,“我要猪皮冻饭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一份烧鸡饭,老二饭量小,她跟我稍微吃点,等会我要热水给她冲点奶就成。”邵华道。

    秦厉起身找乘务员把饭买了,还顺道去打了一壶子凉白开和一壶子热水。

    邵华接过饭,帮邵美琳把盖子打开,把筷子往她手里一递,“吃慢点,噎着了喝点凉白开。”

    邵美琳摆摆手,把脸扎进饭里就是一顿猛吃。

    邵华打开自己那盒烧鸡饭,烧鸡饭是用铝饭盒装的,打开一看,里面有饭有烧鸡还有火腿和炒青菜,看着还挺丰盛。

    反正秦厉吃得挺满意,在部队培养出的习惯,前后不到五分钟就把一盒饭给干光了。

    他拿出搪瓷缸子,“我帮老二冲奶吧。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,他也随着邵华开始叫邵美琳邵美婵叫老大老二了。

    邵华抬头看他一眼,指了指架子上的行李,“奶粉在上面,冲两勺奶粉。”

    她把烧鸡小腿那一块最嫩的肉用筷子剔出来,喂给邵美婵,邵美婵小口小口地吃着。

    等秦厉冲完奶,邵美婵也吃了三分饱。

    秦厉端着奶,“我抱她过来喂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把奶给她,她自个会喝。”邵华接过秦厉手里的搪瓷缸子,把它往邵美婵怀里一放。

    邵美婵捧着搪瓷缸子就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,小嘴上都沾了一层白色的泡。

    秦厉坐在邵美婵对面,就这样看着小奶娃美滋滋的喝奶,有些傻眼,“她自个会喝啊?”

    “多新鲜呢,都三岁了,又不是半岁。”邵华无语。

    秦厉回忆了一下,他家大儿子三岁的时候,好像还要保姆哄着喂饭。

    他甩甩头,不想了。

    余光瞟见邵华的铝饭盒里还剩大半的饭,问,“你咋不吃?”

    邵华暗道,因为跟她做的比差远了,烧鸡火候过了,也不知道是不是酱油放多了,吃起来又柴又咸,亏秦厉能吃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心里咋想她嘴上就咋说,“味道不好,跟我做的比差远了。”

    秦厉失笑,“这是火车餐,多少人梦寐以求的,有些人坐一趟火车就为了吃这餐饭,你还说不好吃。”

    邵华撇嘴,别说火车餐了,飞机餐她都吃过。

    秦厉突然想到,相亲的时候邵华跟他说过她以前在国营饭店做大厨,莫非邵华做的饭真的比火车餐还要好吃?

    邵华只看一眼,就猜透他心里在想啥,“我做的饭肯定比火车餐好吃。”

    秦厉脱口而出,“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邵华微眯眼睛,计上心头,“那要是真的怎么办?”

    秦厉一噎,“那我就包家务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邵华满意地笑了,伸出食指虚点点他,“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秦厉,“那要是你输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跟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成交!”

    秦厉也笑了,就算邵华做的饭真比火车餐好吃又怎样,说好不好吃还不是在他一张嘴上,这个月的家务,邵华做定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两天一夜很快过去,火车到了祁市。

    下了火车,邵华脸色发白,“去晃儿岛也是坐火车吗?”

    这绿皮火车坐得她腰酸背痛,白天都是打牌和吆喝声,到了夜里又是鼾声,可把她给折磨的。

    “不是,坐船。”秦厉道。

    邵华松了
设置
关闭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大小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