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汉 母后我不想努力了

第18章 第 18 章

    空中一阵窒息的沉默。

    刘越睁着圆圆的眼睛,把小木剑抱在胸前,终是遗憾地鼓起脸:“师傅,那我们还是学剑吧。”

    学锤子强人所难,瞧韩师傅这幅模样,又有谁能忍心呢?

    韩信不知松口气好还是憋口气好,终于拾起他被打击得七零八落的自信,半晌幽幽道:

    “信多谢殿下宽容。”

    瞧见全程的鲁元公主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她拉着有些看呆的张嫣,轻轻咳嗽一声:“越儿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!”刘越转过身,胖脸蛋似发起光来,把小木剑塞到韩信手中,蹬蹬蹬地往姐姐的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许久不见的外甥女也来了,好像比自己还高上一点。胖娃娃软软地和张嫣打招呼,又问:“姐姐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鲁元公主柔和地看着幼弟,俯身一抱……没抱动。

    她很快变得若无其事,秀丽面庞之上,与母亲三分像的凌厉消散得无影无踪,笑盈盈道:“昨晚回的长安,为了给咱们越儿过生辰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越儿竟有如此本事,连淮阴侯都能降服。虽说此“降服”非彼“降服”,那也是闻所未闻,要让百官看见,眼珠子都得脱出眶来!

    见韩信朝她作揖,鲁元公主避了开,颔首以示尊重。

    幼弟师从韩信,虽是母后的安排,父皇竟也捏着鼻子认了,她震惊过后欢喜无限。韩信那是什么人物,还有萧何,地方官吏唯丞相马首是瞻,越儿若是封王就国,治下哪里会缺人手,凭借丞相学生的名号,必然一片坦途。

    在宫中,鲁元最在乎母后与两个弟弟,眼见刘邦许久没申饬刘盈,还真心地宠起刘越,她连笑容都明媚了几分。揉揉刘越的胖脸蛋,她道:“嫣儿可想小舅舅了,小舅舅可能陪嫣儿玩上一玩?”

    嗯,改日学武也不晚,今天先哄哄外甥女好了。

    并不知道外甥女觊觎小肚子的刘越点点头,转身望向韩信,得到师傅许可的目光,弯起了灰黑色的眼睛。

    .

    小殿下的生辰礼于椒房殿举办,本没有多大的排场。按皇后的意思,找亲近的人乐一乐就好,皇帝却是大手一挥,不同意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第一次参加臭小子的生辰,那必定得隆重几分。何况隆重称不上奢靡,如今的大汉,还支撑不起奢靡的宴席呢!

    于是小宴成了家宴,相邀的人除了吕家、皇后的亲妹夫舞阳侯樊哙,还有宫中所有的皇子。

    除了远在齐国的齐王刘肥,太子刘盈,赵王刘如意,皇四子刘恒,皇五子刘恢、皇六子刘友、皇七子刘长与皇八子刘建皆数到列;刘越年纪最小,其上有一溜的兄长。

    谈起七子刘长,本是受赵相贯高谋反牵连、被皇帝宠幸一次的赵姬狱中所生,辟阳侯审食其受人所托,为其向皇后求情。

    放在平日,吕雉如何会理会刘邦的姬妾,却因当时怀有暖宝宝刘越,终是允了审食其,随意安排一个宫中住所,让赵姬抚养刘长,刘邦听闻很是满意,还夸皇后识大体。

    听闻要给皇子越过生辰,各个宫殿不平静了起来。

    广阳殿里,薄夫人望着翻箱倒柜的刘恒有些发愁。

    恒儿翻便翻吧,嘴里还念念有词,这个不精致,那个不好看,小仙童不会喜欢。她哪里不知道小仙童就是皇后生的小殿下,也正是上回,小殿下在大夏宫救了恒儿。

    她才知道儿子被吃里扒外的宫人欺负,读书时连膳食都吃不饱!

    薄夫人气得浑身哆嗦,眼眶都红了,更无比地感激刘越。若不是皇后体恤,让她不必前去谢恩,她无论如何也要给皇后磕头,拉着恒儿好好感谢小殿下。

    只是小仙童这个称呼,恒儿可万万不能当着别人的面说,称呼恩人怎能如此?

    她忧心忡忡地叮嘱:“恒儿,阿娘不能与你一道去,你需谨言慎行,不给母后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阿娘,我省得的。”刘恒撅着屁股找礼物,闻言抬起头,眼睛晶亮地回答。

    分别这么久了,他好想好想见到幼弟,同他倾诉感激,摸摸脸蛋肉就更好了。如今终于有了机会,简直超越了他见到父皇的激动,刘恒仔细打腹稿,得洗刷自己在幼弟心中爱哭的印象才行!

    上回真的太丢脸了。

    薄夫人稍稍放下心,又问:“都翻这么久了,决定送什么礼物?”

    刘恒抿抿唇,抑制心底的喜悦:“我在找玩具。幼弟喜欢玩儿,我把小时候的玩具都带去,他喜欢哪个就挑哪个,阿娘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刘恒穿上最为簇新的衣裳,捧着礼物往椒房殿去。椒房殿早已人声鼎沸,他踮脚一看,慢慢胆怯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长秋轻声告诉吕雉:“皇后,刘恒殿下到了。”

    吕雉正和舞阳侯夫人吕媭说话,闻言道:“迎他进来。盈儿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太子虽在太子宫读书,每隔一日便会
设置
关闭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大小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