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汉 母后我不想努力了

第17章 第17章

    吕雉早就料到了刘邦的反应。

    这人迟早按捺不住回来,不过时间早晚。只是回来又如何,事实已酿,他无法让她收回成命。

    萧何、韩信并非跟在太子身边,他便是有忌惮,忌惮也不会无节制地生长。越儿年幼,皇帝的猜忌哪里会对着幼子发作,她作为阿娘疼爱越儿,什么都想给他最好的,刘邦还能有异议不成?

    刘如意没有这样的启蒙师傅,那是戚姬无能,刘邦怪不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吕雉微微一笑,同大长秋道:“鲁元去封地玩了那么久,也该回来给越儿过生辰了。盈儿……你去太子宫一趟,就说盈儿若有读书的困惑,得了空来请教丞相。”

    “诺。”大长秋连忙应下,又迟疑着问:“故淮阴侯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家上仁善,又亲眼见过淮阴侯战无不胜的风姿,听闻夷灭三族、‘尸身’曝于日照,整整一日没来问安,这几日来椒房殿都少了。皇后可要告诉家上,淮阴侯并没有死?

    吕雉不说话,半晌揉了揉眉心。

    “不用告诉。”她平静道,眼底藏了愠怒,“我等着他自己来发现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个美好的早晨。

    睡梦中,有道嗓音不急不缓,念着信手拈来的启蒙故事,躺在床上的刘越耳朵动了动,小肚皮上下起伏,换了个四仰八叉的睡姿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刘越悄悄睁开一条缝,就见日理万机的大汉丞相思虑一会儿,拾起刻刀,在竹简上刻下几行字。毛笔还需蘸墨,刻刀可以随身携带,从前还是秦吏的时候,萧何便养成了这个习惯。

    自从观看小殿下起床成为了乐趣,萧何越发频繁地进宫。这几日讲的故事有一箩筐,他自觉语言浅显,寓意深远,编撰成启蒙书籍也不错。

    对丞相来说,这完全称得上政务繁忙之余的放松,仿佛时间都变得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刻完字,发现刘越睁着雾蒙蒙的大眼睛,看得人心肝一颤,他抚了抚长须,和声道:“殿下醒了?臣明日继续为殿下讲故事。”

    胖娃娃小幅度地点头,模样又乖又软。

    望着丞相的背影远去,刘越觉得萧师傅在温水煮青蛙。

    不强迫他,也不和他讲大道理,每每来一会儿就走,然后回相府办公。不像他暴躁的韩师傅,开始矜持得不得了,到现在追着他跑,非要他像木头一样站桩。

    刘越怀疑自己都瘦了。摸摸依旧圆滚滚的脸,不一会儿,就将担忧抛之脑后,天大地大吃饭最大,谁也不能破坏他填饱肚子的梦想!

    穿好衣服洗完漱,胖娃娃和门槛斗智斗勇一番,成功爬过了殿门,左右望了望,往膳房的方向走。走着走着,他察觉到一点不对劲——今天的椒房殿过分安静了。

    还有韩师傅呢?他英俊的韩师傅就没出现过,不会是觉得教不了他,黯然神伤和母后请辞了吧。

    相处那么多天,刘越猛然见不到韩信的脸,竟还有丝丝舍不得。

    然后发现他错的离谱,不远处的廊下站了两个人,其中一个不是韩信是谁?

    另一个高大人影背对着他,看衣着没见过,看身形有点眼熟。

    刘越一时没想起来,迈开胖腿礼貌地打招呼:“师傅,你在和谁说话?辟阳侯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廊下出现了长久的寂静。

    韩信原本抑制不住沸腾的心绪,手虚虚攥了起来,闻言噗地一下,气没了。

    在他面前,皇帝刘邦感慨的面色慢慢变青,接着由青转紫。好啊,上次是御史大夫,这次是辟阳侯,臭小子倒是尊师重道,偏偏又把他给忘了!

    方才他苦口婆心地劝说皇后,韩信有异心不可信,更不会真心教授越儿,皇后说不怕,有陛下在。

    这话说得倒是动听,皇后又道,韩信向来傲慢,陛下不觉得折辱他,就是出了口恶气吗?他的三族都在妾手中呢,一个没有威胁的孤家寡人,陛下也不用怕。

    一副完美达成任务,全身心为他着想的模样,刘邦觉得他迟早先被皇后气死,继而被她生的小儿子气诈尸。

    听听,还辟阳侯,这像话吗??

    他咬牙切齿地转身:“是朕。”

    就见长得小仙童似的胖娃娃,灰黑色眼睛一点一点睁大,转瞬变得恍然:“父皇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打胜仗了吗?”

    打仗打到一半,火急火燎跑回长安的刘邦:“……”

    韩信听得呆了呆。万万没想到父子间的相处模式是这样的,他实在没忍住,露出一个扭曲的笑,见到陛下的怨愤都被冲散了一半,又有些诡异的感动,原来这小子是无差别气人。

    刘邦怒火冲天,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。

    家丑不可外扬,他一把抱起刘越,大步往寝殿走:“听朕同你好好讲,到底有没有打胜仗!”

    胖娃娃猝不及防地被便宜爹挟持住,短腿在空中扑棱。

    包子脸皱起,两个小圆髻
设置
关闭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大小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