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汉 母后我不想努力了

第13章 第13章

    小手松松环着她的腰,窝在怀中的骨头软软,肚皮也软,浑身上下都是软的。吕雉面颊的温度有些凉,随着刘越的到来,很快染上了热意。

    她露出盈盈的笑,刹那间照亮昏暗的内殿。

    尽管面对两岁的胖娃娃,吕雉并没有隐瞒的意思。越儿心疼母后,她更愿意为了越儿摘星星摘月亮,用一切手段满足他!

    吕雉语气柔和:“从前有个惊才绝艳的人,亦对阿娘有恩,可如今不得不除掉他。”

    她与太上皇为项羽所俘,若非韩信指挥如神,以兵马形成夹击之势,项羽如何会答应刘邦派遣的使者的求和,划以鸿沟为界,西为汉,东为楚。

    吕雉自认不是心慈之人,却是有恩必报。审食其,夏侯婴……她不愿欠下恩情,谁给她一分,她便会还予三分。

    可功劳盖世的淮阴侯不一样。刘邦爱惜他的才华,忌惮他的性情,想杀却又舍不得,吕雉瞧得清清楚楚。刘邦的心思与她无关,唯有一件事迫在眼前——

    日后盈儿登基,他能压住韩信吗?

    斩草要除根。陛下以燕赵二十万军权交换,不愿沾染冒杀功臣的名声,为了属于她儿子的江山,为了吕氏的地位,她必须抛弃恩情,替陛下动手。

    动手既成事实,但过程如何,不还是她说了算?

    不如反其道而行之,以此震慑百官,震慑天下,让所有人畏她怕她。

    名声与权力相比,又算得上什么呢。吕雉搂紧胖儿子,尽管说着“恩将仇报”,目光淡淡,神色没有半分愧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刘越听得很是仔细。

    脸蛋肉微微垂下,心头有些蔫,连两个小髻都充满无精打采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母后会是最后的赢家,可史书上寥寥概括的几句话,写不出她的不易与艰辛。

    便宜爹每每批阅的竹简,母后都会拓印一份,而今吕雉语气柔和,并没有诉苦,刘越却感受得出来,母后为此殚精竭虑,付出了太多太多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母后说的是谁,淮阴侯韩信,梁王彭越?

    尚武之风、游侠之义盛行的汉初,背负恩将仇报的骂名,就算是他便宜爹,也要被指着鼻子骂,何况是母后。

    杀人是赚,赚大了,但也亏。刘越不为别的,就为他阿娘心疼,偏偏死局还没法破。

    他可惜军神韩信,如此人才不适合朝政,留着打匈奴多好,但两相比较,都比不上母后重要。母后需要立威,也需要挣脱便宜爹的掣肘,胖娃娃沉思半晌,郑重道:“阿娘,让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奶音很是坚定。

    吕雉微愣:“去什么?”

    “去除掉那个对母后有恩的人。”刘越抿起嘴巴,小小声地道,“我不想母后背负骂名,不如越儿下手好了。”

    只要给几个打手,他保证那人死得干干净净,日后史书骂归骂,还不是不痛不痒。

    他才两岁!

    后世一定会认为史官在骗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宫灯在燃烧,四周有了长久的寂静。吕雉忽然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感受。

    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:“不许乱说。”

    眼尾浮现微红,很快消失无踪,她亲亲儿子的圆脸蛋:“成日杀杀杀的,这话可不能让别人听见,否则还得阿娘善后。”

    刘越觉得委屈,灰黑色的大眼睛都没有了光泽。

    他态度可认真了,母后就算不接纳,怎么还笑出声了呢?

    耷拉下去的的脸蛋肉鼓起,刘越软软道:“那越儿去想另一种办法。”

    吕雉摇摇头,又亲一口刘越的发顶,压着柔和的嗓音道:“时辰不早了,越儿快去睡。明儿早膳有牛肉羹,睡晚了就吃不到了,母后不骗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牵起胖娃娃的手,传唤大长秋进来,带小殿下到寝殿入睡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刘越走三步一回头,希望吕雉能够回心转意,相比为母后分忧解难,牛肉羹有时候也不是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可母后没有理会他亮闪闪的眼睛,冷酷无情地消失在他的视野里。

    待圆滚滚的小身影不见了,吕雉重新跽坐,再也遮不住眼角的一抹红。

    不想母后背负骂名……

    她怎么舍得让越儿失望?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久到盛夏的夜风吹来,点点寒意爬上膝间。吕雉猛然站起,一个疯狂的念头如杂草般丛生。

    ——震慑世人,不留骂名,让刘邦有苦说不出,还要费尽心思帮她遮掩。

    她如何看不出越儿眼中那一抹可惜?

    她的孩子定能得偿所愿。

    转眼过了半月,淮阴侯府。

    一个仆从打扮的亲信小跑而来,在主厢房外探头探脑:“皇后清晨召见丞相,听说是陛下讨伐逆贼大获全胜,不日就要回朝,皇后决议在长乐宫举办酒宴,相邀百官与君侯。”

    守
设置
关闭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大小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