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汉 母后我不想努力了

第 11 章

    空气有了一瞬间的死寂。

    刘邦上扬的眉梢僵硬住了,他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您这是死了……什么时候的事……死了……什么时候……的事。

    他怀疑自己听错了,可是没有。

    谁敢在他面前说这样的话呀,怕不是三族嫌命长!

    两句话化作咒语在皇帝耳边循环,刘邦气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,面色铁青不足以形容当下的感受,嘴唇都气哆嗦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小子还不是故意的,他在认真地问问题,语气小心,带着一丝丝试探。

    这就更可恨了。

    不过五天没见,朕在他心里就成死人了??

    刘邦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安慰自己,别和两岁的娃娃计较,自己也在他的三族之内,还是造孽的他亲爹。何况这小身板一看就不禁踹,刘邦憋着怒,从牙缝挤出一句话:“你有听见长乐宫的丧钟吗?”

    红衣服的“鬼魂”说话了,声线和便宜爹一模一样,语气阴森森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刘越咽了咽口水,灰黑色的大眼睛陷入思考,好像没有。

    他再瞅了瞅刘邦,发现昏黄宫灯旁拉的长长的影子,终于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世界上哪里有鬼,他便宜爹这是在听壁角!

    刘越有些出糗的不好意思,又有些无言,谁会大晚上的穿红衣裳蹲墙角边,也不嫌猥琐吓人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便宜爹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胖娃娃很快镇定下来,嗓音软嫩:“父皇,是儿子冒犯。不过时辰那么晚了,这里黑灯瞎火,实在有损您的英明形象,还是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委婉,且礼貌得不得了,说罢转过身,迈着胖腿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一点儿也不留恋!

    想起上回被认作御史大夫的事,刘邦额角青筋蹦跳。

    那圆滚滚的后脑勺对着他,依稀可见两个圆滚的小髻,他告诫自己莫生气,继而皮笑肉不笑地问:“越儿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刘越停了下来,觉得尊老爱幼是准则,这问题没什么好骗人的:“吃宵夜。”

    刘邦迫不及待道:“朕也要吃。”

    ?

    刘越睁大眼,用不可思议的眼神回头看他。

    刘邦呵呵一笑,从墙根溜了出来,快准狠地把胖娃娃抱在怀里:“我随我儿一道吃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辰不早了,刘盈已然回到太子宫。吕雉整理好一日的竹简,前来膳室的时候,发现候在外边的宦者战战兢兢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皇后的声音温和平静,宦者欲哭无泪:“陛陛陛陛、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膳室里,专门定制的迷你小桌坐了两个人,摆了两碗牛肉羹。

    刘邦挤在小儿子身旁,丝毫不在意高大身躯没有足够伸展的地方,故意叫人盛了一个巨碗,当着刘越的面,吃得呼呼的香。

    宵夜炖牛肉,挺丰盛嘛。

    刘越:“……”

    困惑如潮水般涌来,又平添七分怒火,万万没想到便宜爹居然同他抢吃的,牛肉可是吃一头少一头!

    不过天大地大吃饭最大,先填饱肚子再说。

    胖娃娃很快屏蔽了身旁动静,眼中唯有虔诚,一勺一勺,先喝煮得软烂的粥,再嗷呜一口把牛肉吃下,直吃得肚皮鼓起,碗底也再不见一粒米。

    在他身旁,刘邦一边吃,一边用余光观察小儿子。

    皇帝用得那么香,一半是真的,一半是装的。他却万万没料到刘越有这样的用餐习惯,仿佛面前是山珍海味,一辈子只能吃一顿的那种,那珍惜劲儿叫人稀奇,不知不觉胃口大开,跟着用完了一大碗。

    ……然后吃撑了。

    想当年他做亭长的时候穷,每每前去蹭饭,那可真是吃得碗底精光肚皮滚圆。如今年纪大了,胃口再不如从前,却也叫人呈上定量的菜,谁叫习惯了俭省,改不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放在下一代,刘邦又觉得有排场好啊,生在皇家,就得贵气十足,否则怎么彰显入主天下的富贵日子?

    可今时今日,刘邦摸摸吃撑了的肚皮,主意在动摇。

    跟这小子相比,实在是小巫见大巫,自己那叫珍惜粮食吗?

    叫他回忆起从前打天下的艰苦,不禁颇有感怀。还有微末之时嫁给他的皇后……

    下一瞬,吕雉平静的声音在外响起:“陛下驾临椒房殿,怎的没叫人通报妾?”

    刘邦瞬间扯回了思绪。

    他笑呵呵道:“朕看皇后事忙,就没叫人打扰你。”又用慈爱的眼神看向刘越:“多日不见越儿,越儿长得更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刘越吃完夜宵,一时忘了便宜爹的存在,精致的眉眼一片心满意足。他放下羹勺,小胖手在怀里掏了掏,掏出一方布帛做的小帕子,仔细擦干净嘴,又放了回去,闻言胖手一抖:“……”

    噢,抢他牛肉的父皇
设置
关闭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大小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